【鹿兆海】《白鹿原》鹿兆海的妻子带着儿子寻来鹿家;鹿兆海曾对白灵发下誓言:错过白灵,永生不娶

大剧《白鹿原》已经播出七十多集,电视剧即将接近尾声,然后真正留给大家的却远不止于电视所给予的。乱世中一段美好的爱情,两小无猜,青梅竹马。这段爱情的主人公就是白灵和鹿兆海。白灵:小说男主白嘉轩的第八个也是最小的孩

大剧《白鹿原》已经播出七十多集,电视剧即将接近尾声,然后真正留给大家的却远不止于电视所给予的。乱世中一段美好的爱情,两小无猜,青梅竹马。这段爱情的主人公就是白灵和鹿兆海。

白灵:小说男主白嘉轩的第八个也是最小的孩子,当然也是八个孩子中存活下来的三男一女中唯一的女儿 。从小聪颖,几乎过目不忘。备受父亲疼爱。和父亲白嘉轩的对头,鹿子霖的二儿子也就是这段美好爱情的男主人公鹿兆海,是一对“青梅竹马”。

儿时的日子,总是美好又匆匆而过。去了学堂,长了知识,有了信仰。一切都美好并值得憧憬。这一切也无一例额外的吸引着不谙世事的白鹿原女娃子白灵。读兆海哥哥兆鹏的文字,听兆海讲述的总总,一颗涉世未深的心被勾了去,且一去不复返。

兆海和白灵,一对乱世中的“两小无猜”,幸福的成长着。时如白驹过隙,很快大家都长大了,都有了各自的思想归宿各自的信仰。

白灵和兆海久别重逢,兴奋之至,忆童年追往昔:一枚铜元咣当的一声落在地上,转了一圈停下来,两人嘻嘻笑着蹲下来猜谜,多么美好,而这些已经止在了回忆里。白灵兴奋的贴在兆海的耳旁:“兆海哥,我和你一样了”悄悄说:“我也加入了共产党,和你一样了”。兆海猛地抓住白灵双臂:“我已经推出了,加入了国民党……”白灵愣呆住了。 随后两个久久想念的情人,陷入了辩论色彩浓烈的争执中,谁一时也说服不了谁……

美好不能就这样结束了,只是政见不同而已,数日后,白灵和兆海又约着见面了。政见就是彼此的信仰,信仰不是一日而就的……不出所料,还是谁都没有成功说服对方,白灵望着远走的,明日就要开拔的兆海哥,忍不住滚下泪珠来,冲着回过头来的兆海:“兆海哥,我还是等着你回来……” 是的,那么美好的过往,如此美好的感情,不会因为政见而消失……都还抱有希望……

距离产生了,随之而来的疏远产生了,随之而来的新的关系也建立了……数年过后,白灵因为工作,也因为内心成了鹿兆海的嫂子,鹿兆鹏的妻子,并怀了孩子。

再次相见是在危机时刻,兆鹏厚着脸求了不知情的兆海来护送,已经暴露身份又怀胎数月的白灵出城时……一震惊讶,一震尴尬,一震揪心……

兆海应下了,并且恨下了他哥哥鹿兆鹏,恨的不可调解。把白灵送达了安全地点,兆海给了白灵一句“我……永生不娶。”兆海轻轻地在白灵脸颊上吻了一下,彬彬有礼地松开了手臂,说“我更坚定了终生不娶,这就是证据。”兆海送白灵进了张村,便离开了。

曾经的一对,幸福的小情侣。因政见不一,因信仰不同,各树旗帜,分道扬镳。但一切都未曾改变鹿兆海对白灵的爱,即便多年后,他违背了当年对白灵的最后誓言“永生不娶”……

这是兆海阵亡后的事了。为什么说兆海未曾改变过对白灵的爱?兆海阵亡那年两年前的一个深秋,兆海神情激动的找朱先生求字。并把一个铜子给朱先生,让他日后见到,帮转给白灵。那是他和白灵共有的一枚铜子,谁拿去了,另一个人就要欠着另一个人的半个。兆海担心他即将去中条山打仗,把这铜子落给了子。脏污了它。觉得白灵欠他的比他欠白灵的要好。朱先生保存的铜子,没能等到兆海亲手送给白灵。而是参加了鹿兆海隆重的葬礼。

至于兆海违背誓言依旧爱,是这么一回事:一个操着河南陕西混杂口音的女子携带者一个男孩,寻来了鹿兆海家,认下了这男娃就是兆海的亲生儿子。“兆海说'我一眼瞅见你跟我原先订下的媳妇神像了。' ”女子说着鹿兆海要娶她时说的话……多年前兆海和白灵曾私下订了亲……

标签
专题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