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酒吧舞女】酒吧舞女的辛酸:必须忍受咸猪手

  揭夜店领舞女辛酸生活   为让客人满意竭尽全力午夜变幻莫测的灯光下,领舞台上5、6名穿着性感的姑娘,伴随欢快的音乐节拍激情舞动;舞池里,客人们在领舞者的情绪感召下,尽情地扭动着身躯,仿佛将现实生活中的所有

  揭夜店领舞女辛酸生活

  为让客人满意竭尽全力午夜变幻莫测的灯光下,领舞台上5、6名穿着感的姑娘,伴随欢快的音乐节拍激情舞动;舞池里,客人们在领舞者的情绪感召下,尽情地扭动着身躯,仿佛将现实生活中的所有压力和不快在此刻抛向九霄云外……

  今年26岁的可可和20岁的Cindy是夜店中两个跳舞的女孩,浓妆艳抹下,看不清她们真实的面孔。10多分钟后,两人从台上下来,Cindy回到化妆间,而可可则留在了吧台之间。

  她们两个分属不同的组别,Cindy所在的A组,只管跳舞就行,而可可所在的B组,除了跳舞,偶尔还要招呼一下熟客,陪喝酒,当然,可以收获一定的提成。

  可可除了在夜店跳舞外,还兼职健身教练。暑假期间,前来学习跳舞的人特别多。有些姑娘还带着自己的弟弟过来一起学。这小朋友也学着姐姐在钢管上爬来爬去。每周一、周二,可可要到一家健身房当教练。

  下午5点,可可在沙发上醒来,煮了个泡面吃完,然后出门,她得在7点之前赶到南海桂城的一家健身房。一节课有100元左右的报酬,可可并不感觉累,“像玩似的”。

  赶到季华六路这家健身房之前,健身房的工作人员已经打来电话询问,今晚还来不来。可可一边在电话里解释,一边催促司机快点。车子停靠在路边时,她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写字楼。还是晚了。可可到达健身房时,她授课的舞蹈室漆黑一片,学员都跑其他课室锻炼了。

  可可在酒吧跳舞已近半年。老家在湖南的她,童年大部分时间在姑姑家里度过。读完初中,可可便出来学理发,2012年,她第一次出门,来到佛山。

  多数情况下,酒吧里只有像可可、Cindy这样A、B两组舞蹈人员。但为了吸引人气,酒吧还会时不时请一些“嘉宾”来表演,所跳的舞蹈也更加撩人。9月24日午夜,一阵强节奏的舞曲之后,可可和Cindy们跳完下台,嘈杂的酒吧里传出一首抒情缓慢的外国歌曲。

  尽管只跳了两个多月,她们已去过福建、广西、湖南等地,她不知道以后还会去往哪里。“其实一直都有朋友或经纪人帮酒吧联系我,找我过去跳”,但她不敢安排太长远的工作,因为时间上无法把握,经常有酒吧原来只安排两天时间,最后又临时要求多跳几天,不好推脱。

  离演出时间快到了,丽丽在房间准备化好妆去夜场

  丽丽表演所用的道具都是她的行李之一,去到哪带到哪

  如果哪位姑娘在领舞台上不卖力,下台后免不了要被老板(左一)训斥一顿。

  领舞台上的姑娘们看着很光鲜,可谁知道下台后的她们留过多少汗水。

  因为每晚要领舞几小时,琳琳(右)和同伴们的晚饭根本不敢吃饱,饿急了只好拿小食品充饥。

  为了熬过漫长的领舞夜晚,几乎每位领舞姑娘都学会了吸烟。

  每天昼伏夜出的不规律生活,令琳琳的脸上起了一些青春痘。

  领舞姑娘们的时髦穿着与她们的凌乱宿舍“反差巨大”

  因为没有电视,“斗地主”便成为宿舍中姑娘们的惟一娱乐项目;当然,输家(左一)也要掏钱下楼买些小食品“孝敬”同伴。

  卖力领舞的琳琳(左侧领舞者)常会得到客人们赠送的花环,而她因此也会得到卖花环的50%现金提成。

  夜店舞女 必须忍受“咸猪手”

标签
专题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