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入狱8年未说1句】中小学教师入狱8年未说一句话 8年之后再开口原因为何

  今年母亲节,李镐哲怀抱吉他为父母唱歌   我们每天都在说很多的话语,如果一个人一天不说话可能是今天心情不高兴,如果2天就有点奇怪,但是如果一个人8年没说话就会让人很费解尤其是对于一个入狱的教师来说,我们

  今年母亲节,李镐哲怀抱吉他为父母唱歌

  我们每天都在说很多的话语,如果一个人一天不说话可能是今天心情不高兴,如果2天就有点奇怪,但是如果一个人8年没说话就会让人很费解尤其是对于一个入狱的教师来说,我们就会想是不是他受了什么不白之冤呢还是怎么了?如果他在8年之后又突然开口说话,这又是因为什么呢!今天小编就为大家说说这位入狱8年未说一句话的中小学教师的事情!

  2016年5月8日,母亲节。长春铁北监狱多功能厅。24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母亲过了一场特殊节日。坐在她们对面的是重刑服刑人员,也是她们朝思暮想的儿子!

  在这些服刑人员中,余刑10年半的45岁的李镐哲拿着一把吉他,走上台。

  “我想,母亲,节,也要,感,谢,一下,父亲。唱,的,不,好,大家,将,就听。”作为曾经的教师,李镐哲并不是因为在台上紧张才导致说话不连贯,而是因为他曾经整整8年没有说过一句话。他的语言功能还需要进一步的恢复。

  “我好像在和雕像对话”

  在台下,铁北监狱副监狱长钟鸣涛看着这个曾经的“省级挂牌攻坚转化顽固犯”表情复杂,为了李镐哲能够开口说,可以说,整个铁北监狱的工作人员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。在长达八年的“攻”与“守”的特殊的改造战役中,终将这个“顽石”感化。

  “谢谢!”这是李镐哲在今年正月十五第一次开口对民警说的话。

  2008年7月,铁北监狱从省内某监狱转来一名特殊的服刑犯人。作为接收民警,现为九监区副监区长的杨光,看着戴着眼镜,身材瘦弱的李镐哲,对他进行入监谈话教育。

  “我和他说话,他不是低着头,就是直勾勾地看着一处。”回忆第一次见到李镐哲,杨光说,“怎么问就是不说话。”

  “我好像在和一个雕像对话,甚至他还不如雕像,雕像还有刻画出来的表情呢。”李镐哲那种纹丝不变的面部表情至今都让杨光记忆犹新。


入狱8年未说一句话

  改变了一名老师的命运

  时间追溯到2004年4月一天,延边一座边境小城普通而平静。中小学教员李镐哲如约去赴一场牌局,可就是这场与一位同事之间的普通牌局彻底改变了李镐哲的人生。100元,回到家后,李镐哲认真的看了看大半天的战绩,但发现这张他特意放起来的钞票是假钞。于是,李镐哲就给这位同事打去电话,质问对方为什么要给他假币。双方在电话中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情绪激动之时,约定见面谈。打牌还能收到假币,让李镐哲感到没有面子。临走时,李镐哲揣了一把尖刀。

  双方见面后,对方让李镐哲要用“敬语”和他说话,几句下来,两人剑拨弩张。

  “他用甩棍打我,我就掏出刀捅了上去。”这是案发后李镐哲的供述。经过法医勘验,死者腹部等处身中四刀。

  2004年7月李镐哲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。2005年被投入吉林省某监狱服刑。入监后,李镐哲对判决不服,认为自己应该是故意伤害罪,不是故意杀人罪,判得过重,多次申诉无果。

  在某狱服刑期间,因为与同犯打架被监狱给予禁闭处理,至此,他对监狱管理产生了严重的抵触情绪,从此便不与任何人用语言交流。用防御回避的方式保护自己。

  “他转到铁北监狱,也是省监狱管理部门希望我们能够改造好他。”铁北监狱教育科科长单依群说,但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如此难攻克的“堡垒”。

  “我在监狱工作了20多年,还没有听说全国有8年都不肯说话的服刑人员。”单依群说道。


入狱8年未说一句话

  监狱的努力

  安排专家会诊确定李镐哲属于神经症

  转眼间,李镐哲在铁北监狱服刑已经两年多的时间,他始终没有说话。2010年,为了从多方面查找出李镐哲的“症结”,铁北监狱民警通过查阅其档案、并到延边走访李的家人和亲友。得知李镐哲在成长期间非常内向,而且心胸不宽广,偏激,“容易记仇”。

  同时,省监狱管理局安排了知名的心理专家给他会诊。经过多次会诊,专家确定李镐哲属于格偏执型:这种人对于他所经历的失败不能正确理解,而是归罪于他所接触的人,认为说话多了就会招致祸端。

  从爱好入手李镐哲可以用手指比划了

  结合专家会诊和制定的转化措施,监狱领导多次找李镐哲谈话。“一谈就是一个小时。”对于负责改造工作的副监狱长钟鸣涛来说,和犯人谈话和交流是他日常的工作。但面对只有一个人说话的“交流”需要极大的耐心。钟鸣涛鼓励他与大家交流,正确对待法院判决,用平和的心态适应改造生活。

  让他认识到犯错必被惩戒法治教育

  虽然李镐哲可以和外界用手势和纸笔与外界交流,但其对他人的防范心理还没有彻底解除,自觉接受改造的思想还没有树立起来,自卑自闭的心理还没有大的突破。

  2015年10月,李镐哲因为无故不参加监狱组织的活动被严管处理。铁北监狱监狱长牛国生指示负责严管的监区领导,要以此为契机,通过对其进行惩罚教育,要让其认识到犯错必被惩戒法治教育,让他彻底转化。


入狱8年说一句话

  与母亲通话:“妈,是,我”

  2016年春节前,在一次“谈话中”中,李镐哲用笔写给杨光:“有点想家了。”

  抓住这个时机,经监狱批准,特意安排他与他父母亲通了一次电话。打电话前,民警嘱咐李镐哲说:如果你能和父母说几句问候话,他们一定很高兴,一定能过个好年,这是对父母的最大孝心。

  杨光清晰地记得,李镐哲对握着电话,满手是汗,同样喉咙上下鼓动,满脸通红。

  “妈,是,我。”2月1日,李镐哲在电话中终于结束他8年失语的日子。

  “昨天已经不能改变,我不再想了,我要活在当下。以后我会慢慢适应,现在给我的劳动定额我争取一个月内完成,走好改造之路。”这是,李镐哲在一次谈话中对钟鸣涛说的。

标签
专题推荐